相关文章

各地玉器加工商角逐新疆玉雕市場

来源网址:http://www.qzcynt.com/

6月2日,烏魯木齊市二道灣名玨玉雕廠內,來自福建蒲田地區的雕刻工匠們在探討業務。據了解,因受國內經濟波動的影響,國內玉雕業相繼受挫,近日從廣東、福建、蘇州、安徽,河南等地的一大批玉石雕刻工匠涌入新疆,打破了自古“新疆有玉無雕刻”的說法,給新疆玉石經營者減少了以往玉石加工送內地的成本。烏魯木齊市各大玉雕廠出現了“百家爭鳴”的繁榮景象。

亞心網訊(記者孫江紅 記者雪漠攝影報道)“蘇州如意玉雕坊”、“福建王氏玉雕廠”、“新疆大師精品玉雕工作室”……近日,進入新疆玉石行業15年之久的玉商王東升發現,曾被稱為“有玉無雕”的新疆玉石行業格局已悄然發生變化,以往只賣玉的烏魯木齊市玉器市場,如今加工玉石(玉雕)的作坊成排。 “新疆玉雕業已風生水起。”王東升敏銳地感覺到,在金融危機的影響下,尚處于發展初期的新疆玉雕市場,勝似一塊烹飪之中的蛋糕,引來各路“玉”人逐鹿。

各地玉器加工新疆尋機

“那批活我已經在新疆雕好了,也是蘇州工。”6月5日,在新疆民街玉石交易市場二樓,王東升坐在自己的玉器店里通過電話向蘇州一家玉雕作坊老板王林解釋著。過完春節後,王東升就沒再到內地加工玉石了,他跟多年合作的王林半開玩笑地說︰“你來新疆到我店里待半天就知道了。”

“老板,加不加工玉?我們是蘇州的,可以先看看做活的水平。”“老板,需要加工玉打這張名片上的電話。”當日上午,記者統計到,半個小時內,先後有五撥操著外地口音的人帶著玉雕作品來到王東升玉器店里散發名片。

“現在天天都有人來問加不加工玉器。”王東升對此早已習以為常了。

他告訴記者,這些找活干的玉雕工多數是從河南、安徽、福建等一些玉雕加工比較密集的地方來的,有需求就有供給,目前,該市場已有四五家玉雕作坊,都是內地人開的。

“受金融危機的影響,內地不少玉雕工像我一樣年初就下崗了,我听說新疆賣玉的人多、雕玉的人少,就和同村其他三個人商量來找點活干。”仍在該市場攬活的福建玉雕師傅王士昌對記者說,他們初來乍到就先掛靠到老鄉的店里,靠著老鄉的擔保,自己出去攬活。

記者采訪了解到,在尋找玉雕活兒的隊伍中,除了單槍匹馬來疆的玉雕人員之外,還有一些拖家帶口、背著玉雕工具趕來的內地大玉雕廠的老板。

來自河南鎮平的趙飛就是其一,前幾天,他把在河南鎮平的玉雕廠整個都搬到了新疆玉器城。

“來疆之前,我把廠里一半的工人遣散了,剩下10人連同數台玉雕機都帶到了新疆。”趙飛說,“目前河南老家已有30%至40%的玉雕廠歇業或倒閉了,而新疆市場有80%的玉石是送往內地加工的,在這種形勢下,我們把玉雕廠開到新疆,既對外加工也可以零售,日子會比以前好過得多。”

記者走訪發現,目前,烏魯木齊市各大玉器市場都有內地玉雕藝人進駐,比如華凌玉器市場做玉雕的95%來自河南、福建等地;4月底開業的新疆玉器城負一樓有十余家玉雕加工作坊,其中一半是河南南陽、福建等地玉雕藝人所為;而珍寶樓附近今年新開張的8家玉雕作坊中,也有2/3的主人是來自內地。

本地玉石企業也進軍玉雕市場

“現在不僅內地玉雕藝人進駐新疆,本地的一些玉石企業也開始進軍玉雕市場!”在與記者聊天的過程中,王東升提到一件讓他感到有些詫異的事情︰“前不久和本地一些做玉石生意的朋友吃飯時,他們不約而同地找我幫忙招聘一些玉雕工。”

在王東升和大多數業內人士的印象中,新疆許多玉石企業經營模式多年來一直是從內地進貨或對外委托加工,而現在,一些玉石企業已改變只賣不雕的模式,開始向玉雕市場看齊,玉雕廠或玉雕作坊也就由此而生,除了自給自足之外,還對外加工。

去年才成立的新疆國玉公司,一年時間里在烏魯木齊市布點近十處,成立的玉雕廠目前也有50多個玉雕工。

“新疆國玉公司團成立之初基本上是從內地進貨或把原料送往內地加工再返回銷售,但龐大的玉雕成本和運輸成本讓公司倍感壓力,玉雕廠成立之後,公司成本大大縮減了。”新疆國玉集團下屬玉雕廠廠長閆小波說,出于發展戰略角度考慮,公司將繼續擴大玉雕方面的規模。

無獨有偶,驗證了在金融危機影響下只有高端精品抗風險能力強的真理後,擁有一家玉器店的周雁明用自己國家級玉雕大師的身份適時地成立了精品玉雕工作室。“我們已開始對外接活,現在還缺幾個玉雕工呢。”周雁明這樣對記者說。

而求助媒體對外只招一個玉雕工的靈玉玉器店老板孫雲山顯然也在打著自己的小算盤︰“我花萬兒八千買套雕玉工具,請個玉雕師在店里坐鎮,一個月隨便出幾件貨都比送出去雕刻省錢,而且這樣既安全又方便。”

“隨著近兩年本地玉石企業對玉雕產業的重視,新疆玉雕產業發展迅猛。”新疆珠寶玉石首飾行業協會秘書長李忠志表示。據協會不完全統計,目前,新疆本地已有12位玉雕大師,其中6位是國家級玉雕大師,玉雕從業人員也從3年前的200余人發展到今天的2000余人,並且出現了專業的玉雕培訓學校和機構。

而在烏魯木齊近2000家進行玉石銷售的企業和零售店中,玉雕工人在百人以上的企業有1家,玉雕從業人員在四五十人以上有四五家,二三十人玉雕從業人員規模的玉企有二三十家,有十人以下玉雕從業人員的玉企或零售店已超過100家。

新疆玉雕市場空間有多大?

對此,李忠志說︰“由于和田玉行業交易的特殊性,恐怕沒有人能給出一個準確答案或準確數字,但我們可以從市場需求窺視一二。”

以王東升的零售店為例,他店里銷售的玉器大多是從河南、揚州等地批發的成品,但也有部分是原料送往內地加工後返回銷售的。“我在2007年生意最好的時候僅送往內地加工的玉雕費用就有五、六十萬元。”王東升說,“玉雕費用從幾百元到十幾萬元不等,主要看原料大小、雕琢難度、玉雕師的名氣等,2007年我請上海一位知名大師雕的一件山子擺件,工費高達21萬元,這個價格當時還是看朋友面子給的。”

新疆有2000多家玉器零售店,王東升的玉器店規模屬中等。據新疆珠寶玉石首飾行業協會粗略估算,新疆玉雕市場每年有30億元左右的產值。

玉雕市場為何現在才受重視?

“這主要是前兩年和田玉瘋狂的時候,隨便賣塊玉都有少則對半賺多則數倍賺的利潤,誰還會對玉雕行業15%至30%的利潤產生興趣。”對于當前各路人馬盯上新疆玉雕產業,接受記者采訪的幾家玉器店老板均認為,現在行情不好了,有機會賺錢當然要賺了。

其實,新疆玉石產業目前存在的這些優勢和劣勢,是眾多玉雕從業人員進軍新疆玉雕產業的有利條件,其中優勢指新疆是全國最大的玉石原料基地之一、全國最大的玉器成品銷售集散地等,劣勢指新疆每年有數百噸玉石原料送出疆加工。

“當前形勢對新疆玉雕產業的發展來說是個契機,各路人馬的關注肯定會對新疆玉雕產業的發展有一定促進作用。”李忠志認為,內地玉雕藝人帶來的好玉雕工藝和設計理念,會促進本地玉雕產業的發展,也可以帶動本地就業。

與此同時,李忠志也有些擔憂,由于多數玉雕從業人員都是小作坊形式,規模不大,尚處于自產自銷狀態,因而不利于玉雕產業規模的形成。“此外,因為玉雕產業的特殊性,比如一塊玉石雕琢水平的高低直接影響其售價,對于來疆的河南、福建、山西等的一些普通玉雕從業人員,本地玉石企業還需要有個了解的過程,短時間內也很難有大的收益”。